Andre Agassi.jpg Andre Agassi (1).jpg Andre Agassi (2).jpg Andre Agassi (3).jpg  

深夜的蔚藍八座網球大滿貫男單冠軍Andre Agassi

深夜ESPN,在蔚藍一片的美國網球公開賽硬地球場上,安卓‧阿格西(Andre Agassi)正在打球。依然是招牌的內八字小踱步,依然是出神的正手拍回擊,依然是得勝後,向四方觀眾優雅鞠躬,拋上那一抹深情的飛吻。 

不「依然」的,是他與我們的年紀。在那逐漸深刻起來的魚尾紋裡,看得出背脊裡的神經疼痛,正一天一天地為他雕出時光的印記。

一九八六年,從老家內華達州的乾冷沙漠出發,年方十七的阿格西踏上職業網壇,一年內便拿下生涯第一個巡迴賽冠軍,自此,這位一頭毛茸亂髮、大剌剌忘記向溫布敦賽會肯特公爵夫人行禮的叛逆少年,便跟著崩塌柏林圍牆、凌空爆炸的挑戰者號太空梭碎片、Nike勾勾球鞋與張學友的情歌,與我們一齊走進激昂、悔恨、奔騰、挫敗的世紀末,走進全世界年輕人的記憶深處。

一九九二年倫敦,溫布敦草地決戰,阿格西以創世紀般的奇幻接球,擋下克羅埃西亞巨人伊凡塞維奇(Goran Ivani?evi?)一百五十英里時速的連發加農砲,拿下生涯第一座大滿貫獎座,開啟了他和山普拉斯領導的黃金網球歲月。安卓狂野、彼得優雅,剛好被Nike操作為認同光譜兩端的馬克斯和凱恩斯,一九九四年,兩人在舊金山拍攝的街頭對打電視廣告,至今仍被ESPN觀眾選為「二十五年內最佳二十五支運動廣告」。

但彼時,阿格西也正轟轟烈烈地追求女明星布魯克o雪德絲(Brooke Shields),這段戀曲在一九九七年的奢華婚禮達到高潮,而以一九九九年安卓生日前十天的離婚終場。在這段失焦的浮華歲月中,他的世界排名直線下滑,對比山普拉斯在溫布敦七連霸,「哲學家踢開了搖滾樂手」、「真材實料戰勝虛有其表」等負面評價接踵而來,當年辛辛那提公開賽場上,他只撐了四十二分鐘就被對手庫爾登擊敗,教練吉伯特(Brad Gilbert)走上前去警告他:「你要不重新思考網球,要不就繼續自己騙自己吧。」 

對安卓而言,這是一記敲醒腦門的高壓重擊,他想起自己最悠遠的記憶:襁褓之時,父親就在嬰兒床上掛著網球,他可以盯著球兒甩動而不移動腦袋;五歲第一次拿球拍,就能用雙手反拍把球回擊向對場;十三歲之前,他每天得和老爹重新焊接改裝(以加快速度)的發球機對打六小時,平均每年揮擊超過一百二十萬次──他曾經那麼想要世界冠軍,而這股熱情如今去了哪兒?

一九九八年,由於排名太差無法拿到一級賽事的邀請函,安卓只好從專辦給職業菜鳥累積積分的「挑戰賽」開打,他剃光了頭髮、修剪了鬍鬚、換掉了彩色時髦球衣,照著體能教練雷耶斯(Gil Reyes)的菜單苦練肌力和耐力。或許是珍惜每一場得來不易的勝利,他開始在贏球後向觀眾深情鞠上一躬,「一個新阿格西回來了!」一九九九離婚後的隔月,他就在四大滿貫賽事之一的法網紅土球場上封王,並同時在當年的另一個大滿貫美網再度奪冠,由年初的世界排名一二二到年底的第六,安卓寫下迄今職業前十名球手單年名次最大躍進紀錄。二○○三年五月,拿下休士頓紅土錦標賽冠軍後,阿格西更以三十三歲又十三天年紀,成為世界最老的世界排名第一選手。

五年前,安卓又結婚了,太座是女子職業網球二十二座大滿貫得主葛拉芙(Steffi Graf),這回婚禮選在內華達家鄉舉行,而且只有雙方母親參加,低調到連仙人掌都惆悵,但阿格西卻甘之若飴,「當下人生最重要的事物,不再是那些曾想要獲得的,而是那些你正感到要失去的,」安卓說。 

○○五年,運動廣告大亨Nike揮別了八座大滿貫得主阿格西,因為它旗下的代言球手除了「草地之王」羅傑o費德勒外,還有了更年輕的新彗星──未滿二十歲卻已登上新科法網冠軍的西班牙「紅土小子」納達爾(Rafael Nadal)。

○○六年的溫布敦大賽前,安卓公開宣布:九月的美國網球公開賽,將是他告別網球的最後一役,他終於可以不必在每次出賽前,用可體松來平抑滿身的疼痛。名列第二十五種子的安卓在第三輪遇上的對手,正是二號種子納達爾,第一盤他勉力拼到搶七落敗,接下來以2:64:6連輸兩局,在全場的不忍嘆息聲中,賽會破天荒地首度於非冠軍戰對落敗球手進行訪問,「每一個網球選手都有一個夢想,希望能在溫布敦中央球場打球,我也是,在這兒,我實現了對網球的夢想,」安卓擦拭那眼角的淚光說:「謝謝你們對我的喜愛。」

這是一個時代的結束,這傷感之深,有如搬家之際隨手翻出的黑白照片,總令人懷疑它是否沾染過某些汗、淚難分的水漬……,在昨日「曾經」的那一片蔚藍裡! 

文章標籤

全站熱搜

小眼睛的運動天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